央音要闻

《理查·施特劳斯<玫瑰骑士>:从歌剧(1911)到默片(1926)》 ——让-雅克·威利教授系列讲座(三)

  • 作者:供稿:音乐学系  
  • 来源:中央音乐学院
  • 发布日期:2019-12-18 09:51:00

  让-雅克·威利教授系列讲座《从瓦格纳到施特劳斯》第三讲《理查·施特劳斯<玫瑰骑士>:从歌剧(1911)到默片(1926)》于 11 月 14 日下午在我院举办。本系列讲座由我院主办,音乐学研究所、音乐学系和作曲系联合承办。

  作为威利教授的最后一讲,这次讲座从瓦格纳作曲技法的分析转移到了理查·施特劳斯这位瓦格纳的继承者对音乐的实际应用上来。整场讲座分为两个部分,上半场分析比较歌剧与默片《玫瑰骑士》,下半场播放默片版《玫瑰骑士》。

 

  理查·施特劳斯(Richard Strauss,1864-1949),是德国浪漫派晚期最后一位作曲家,主要创作交响诗。20世纪初,随着电影的兴起,理查·施特劳斯在创作后期还涉足电影配乐领域。不仅理查·施特劳斯本人为电影配乐,在他过世后,他的音乐也被拿来用作电影配乐。

  首先,威利教授带领听众回顾了理查?施特劳斯与电影配乐的不解之缘。电影《2001 太空漫游》(1968)的配乐中采用了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的序曲片段,继此之后,《查》也被无数电影所引用?!拔业囊衾帜芮苌?,放在哪里都合适”,这是施特劳斯对自己音乐的评价。

  理查·施特劳斯的歌剧音乐片段与艺术歌曲也被高频地用到电影中?!堵缴闲兄邸罚‵itzcarraldo, 1982)中出现了《死与净化》的片段,《魔岛生死劫(The Island)》(1980)用到了《英雄生涯》,《日落大道》(1950)和《黑寡妇》(1954)用到了《莎乐美》里的音乐动机。当然,并非只有施特劳斯的交响乐作品用于电影配乐,他的艺术歌曲也有出现:《阿利亚纳》(1931)出现了《幸福的幻想》,《危险年代》(1982)与《我心狂野》(1990)中均用到了《最后的四首歌》。

  除此之外,理查·施特劳斯还有一部作品,与电影的缘分比上述作品都要密切。由他和霍夫曼斯塔尔(Hugo von Hofmanndthal,1874-1929,奥地利作曲家、诗人)合作完成的歌剧《玫瑰骑士》于 1911 年首演,并获得极大成功。1925 年施特劳斯与霍夫曼斯塔尔再度联手,完成了该剧的电影配乐。著名导演罗伯特·威恩(Robert Wiene,1873-1938)导演了这部电影,该电影于 1926 年在德累斯顿的森佩尔歌剧院上映。威利教授给出了这样一个公式:“电影版《玫瑰骑士》等于施特劳斯加霍夫曼斯塔尔的新冒险”。这不是一部歌剧电影,也并非电影歌剧,而是一部独立于歌剧原作的电影作品,而施特劳斯也因此过了一把电影作曲家的“瘾”。

  默片《玫瑰骑士》全部采用电影演员出演,施特劳斯也对音乐进行了重新编配。首演后,评论界众说纷坛。人们一方面对施特劳斯的音乐毫不吝啬地赞美,并宣称那是“魔幻般的首演”。另一方面,由于首演时观众大部分是电影爱好者而不是歌剧爱好者,所以他们关注的是电影本身,这就把音乐降到了次要地位上。就霍夫曼斯塔尔对《玫瑰骑士》的改编来说,他在施特劳斯歌剧脚本的基础上更加深入挖掘人物心理,并增加了新角色和新剧情,为适应大众观影需要,三小时的歌剧被压缩成了两小时的电影。也正是由于新剧情的增加,施特劳斯不得不重写配乐片段和增加新片段。比如,新加入的五首乐曲中,四首都是来自他以前的作品的改编。前四首都用作节庆或军乐乐曲,当时还缺元帅在军营里一场戏的配乐,新作《F大调军队进行曲》是在电影拍摄期间完成的。

  威利教授接下来讲到,作为一位歌剧作者,起初理查?施特劳斯对歌剧改编成电影这件事情并没有抱着好的期望。默片《玫瑰骑士》问世后,一部分观众不再去剧院看歌剧,从而造成剧院票房的亏空,当然,这也是理查·施特劳斯担心的问题。在霍夫曼斯塔尔的劝说与电影事业飞速发展的时代大背景下,理查·施特劳斯改变了想法:“我想电影《玫瑰骑士》是一部杰作,它将会让更多人了解歌剧原作……如果电影版《玫瑰骑士》能把更多人转化为歌剧加电影爱好者,我将非常高兴”。

  默片剧情相较于歌剧版来说有了较大改动,配乐方面亦是如此。在电影上映之初,有业内人士指出了一些问题:在电影中,音乐的主题被滥用,显得与剧情格格不入;配乐直接照搬原作,比如纯器乐的序曲、圆舞曲,以及原作改编,比如歌剧的声乐唱段(咏叹调、二重唱)被直接改编为器乐……理查·施特劳斯也在后来说:“如果我足够年轻,那么我会非常想专门创作电影音乐,但目前我年事已高,已经有心无力了?!本」苋绱?,默片《玫瑰骑士》还是取得了不错的反响。

  在影片上映一段时间后,理查·施特劳斯发表了自己对电影音乐的看法:“音乐一定不要陷入孤立境地,它必须有机地与冲突和戏剧动作相契合?!笔导噬?, 这部电影的音乐先于电影完成,因此某些电影场景仅仅是为了音乐补拍的,这也说明音乐在一定程度上主导了电影的编剧方式。就如前面提到的“我的音乐能屈能伸,放在哪里都合适”,音乐独立于电影之外,就像瓦格纳的“乐剧”一样,音乐自成一部交响诗,有着自身发展非常清晰的独立性与逻辑。

  首演成功后,理查 ·施特劳斯和乐队的美国巡演也一度提上日程。1927年开始,第一批有声电影出现,荧幕和扩音器成了播放电影的主要工具,这就让原本的演出形式——在放映现场安置一个交响乐团有些画蛇添足。另外,由于各大制片公司之间的商业竞争,尽管默片《玫瑰骑士》在艺术上取得了巨大成功,但在商业上还是由于高额的成本而遭到灭顶之灾。电影业的发达湮没了默片《玫瑰骑士》,使之成为繁星中的一颗,一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这部影片才被重新记起。

  中场休息过后,威利教授为大家播放默片《玫瑰骑士》。影片由于保存技术问题,最后的十几分钟只有声音而没有相应的画面,后人为这十几分钟配上了剧照,让大家在尾声中回味影版《玫瑰骑士》的魅力。

  在影片播放后的交流环节,我院音乐学家刘经树教授表达了他的观后感。他认为,在默片《玫瑰骑士》中,与歌剧原作相比,施特劳斯的电影配乐更多地与其创作交响诗、也就是音诗的作曲思维相一致?;谎灾?,对施特劳斯而言,为电影配乐并不意味着用电影的剧情来干预音乐的创作或改编,从而令音乐成为剧情的“摹写”。相反,尽管他根据电影重新整理了配乐,新的电影音乐却成为不依附于电影剧情存在的——用 19 世纪音乐美学的话讲——自在、自足的音乐作品,依然是一部19 世纪音乐范式之下的独立音乐。

 

    文:贾琪

  图:毛羽

   

相关附件:
相关链接:

? Copyright 北京快乐8开奖时间 www.dvsow.tw All Rights Reserved

京公网安备110402430057号

京ICP备05064625号

央音要闻

快乐8平台网址导航:《理查·施特劳斯<玫瑰骑士>:从歌剧(1911)到默片(1926)》 ——让-雅克·威利教授系列讲座(三)

作者:供稿:音乐学系来源:中央音乐学院更新日期:2020-01-11 02:11:47发布日期:2019-12-18 09:51:00本栏目内容由党委宣传部负责维护

北京快乐8开奖时间 www.dvsow.tw   让-雅克·威利教授系列讲座《从瓦格纳到施特劳斯》第三讲《理查·施特劳斯<玫瑰骑士>:从歌剧(1911)到默片(1926)》于 11 月 14 日下午在我院举办。本系列讲座由我院主办,音乐学研究所、音乐学系和作曲系联合承办。

  作为威利教授的最后一讲,这次讲座从瓦格纳作曲技法的分析转移到了理查·施特劳斯这位瓦格纳的继承者对音乐的实际应用上来。整场讲座分为两个部分,上半场分析比较歌剧与默片《玫瑰骑士》,下半场播放默片版《玫瑰骑士》。

 

  理查·施特劳斯(Richard Strauss,1864-1949),是德国浪漫派晚期最后一位作曲家,主要创作交响诗。20世纪初,随着电影的兴起,理查·施特劳斯在创作后期还涉足电影配乐领域。不仅理查·施特劳斯本人为电影配乐,在他过世后,他的音乐也被拿来用作电影配乐。

  首先,威利教授带领听众回顾了理查?施特劳斯与电影配乐的不解之缘。电影《2001 太空漫游》(1968)的配乐中采用了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的序曲片段,继此之后,《查》也被无数电影所引用?!拔业囊衾帜芮苌?,放在哪里都合适”,这是施特劳斯对自己音乐的评价。

  理查·施特劳斯的歌剧音乐片段与艺术歌曲也被高频地用到电影中?!堵缴闲兄邸罚‵itzcarraldo, 1982)中出现了《死与净化》的片段,《魔岛生死劫(The Island)》(1980)用到了《英雄生涯》,《日落大道》(1950)和《黑寡妇》(1954)用到了《莎乐美》里的音乐动机。当然,并非只有施特劳斯的交响乐作品用于电影配乐,他的艺术歌曲也有出现:《阿利亚纳》(1931)出现了《幸福的幻想》,《危险年代》(1982)与《我心狂野》(1990)中均用到了《最后的四首歌》。

  除此之外,理查·施特劳斯还有一部作品,与电影的缘分比上述作品都要密切。由他和霍夫曼斯塔尔(Hugo von Hofmanndthal,1874-1929,奥地利作曲家、诗人)合作完成的歌剧《玫瑰骑士》于 1911 年首演,并获得极大成功。1925 年施特劳斯与霍夫曼斯塔尔再度联手,完成了该剧的电影配乐。著名导演罗伯特·威恩(Robert Wiene,1873-1938)导演了这部电影,该电影于 1926 年在德累斯顿的森佩尔歌剧院上映。威利教授给出了这样一个公式:“电影版《玫瑰骑士》等于施特劳斯加霍夫曼斯塔尔的新冒险”。这不是一部歌剧电影,也并非电影歌剧,而是一部独立于歌剧原作的电影作品,而施特劳斯也因此过了一把电影作曲家的“瘾”。

  默片《玫瑰骑士》全部采用电影演员出演,施特劳斯也对音乐进行了重新编配。首演后,评论界众说纷坛。人们一方面对施特劳斯的音乐毫不吝啬地赞美,并宣称那是“魔幻般的首演”。另一方面,由于首演时观众大部分是电影爱好者而不是歌剧爱好者,所以他们关注的是电影本身,这就把音乐降到了次要地位上。就霍夫曼斯塔尔对《玫瑰骑士》的改编来说,他在施特劳斯歌剧脚本的基础上更加深入挖掘人物心理,并增加了新角色和新剧情,为适应大众观影需要,三小时的歌剧被压缩成了两小时的电影。也正是由于新剧情的增加,施特劳斯不得不重写配乐片段和增加新片段。比如,新加入的五首乐曲中,四首都是来自他以前的作品的改编。前四首都用作节庆或军乐乐曲,当时还缺元帅在军营里一场戏的配乐,新作《F大调军队进行曲》是在电影拍摄期间完成的。

  威利教授接下来讲到,作为一位歌剧作者,起初理查?施特劳斯对歌剧改编成电影这件事情并没有抱着好的期望。默片《玫瑰骑士》问世后,一部分观众不再去剧院看歌剧,从而造成剧院票房的亏空,当然,这也是理查·施特劳斯担心的问题。在霍夫曼斯塔尔的劝说与电影事业飞速发展的时代大背景下,理查·施特劳斯改变了想法:“我想电影《玫瑰骑士》是一部杰作,它将会让更多人了解歌剧原作……如果电影版《玫瑰骑士》能把更多人转化为歌剧加电影爱好者,我将非常高兴”。

  默片剧情相较于歌剧版来说有了较大改动,配乐方面亦是如此。在电影上映之初,有业内人士指出了一些问题:在电影中,音乐的主题被滥用,显得与剧情格格不入;配乐直接照搬原作,比如纯器乐的序曲、圆舞曲,以及原作改编,比如歌剧的声乐唱段(咏叹调、二重唱)被直接改编为器乐……理查·施特劳斯也在后来说:“如果我足够年轻,那么我会非常想专门创作电影音乐,但目前我年事已高,已经有心无力了?!本」苋绱?,默片《玫瑰骑士》还是取得了不错的反响。

  在影片上映一段时间后,理查·施特劳斯发表了自己对电影音乐的看法:“音乐一定不要陷入孤立境地,它必须有机地与冲突和戏剧动作相契合?!笔导噬?, 这部电影的音乐先于电影完成,因此某些电影场景仅仅是为了音乐补拍的,这也说明音乐在一定程度上主导了电影的编剧方式。就如前面提到的“我的音乐能屈能伸,放在哪里都合适”,音乐独立于电影之外,就像瓦格纳的“乐剧”一样,音乐自成一部交响诗,有着自身发展非常清晰的独立性与逻辑。

  首演成功后,理查 ·施特劳斯和乐队的美国巡演也一度提上日程。1927年开始,第一批有声电影出现,荧幕和扩音器成了播放电影的主要工具,这就让原本的演出形式——在放映现场安置一个交响乐团有些画蛇添足。另外,由于各大制片公司之间的商业竞争,尽管默片《玫瑰骑士》在艺术上取得了巨大成功,但在商业上还是由于高额的成本而遭到灭顶之灾。电影业的发达湮没了默片《玫瑰骑士》,使之成为繁星中的一颗,一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这部影片才被重新记起。

  中场休息过后,威利教授为大家播放默片《玫瑰骑士》。影片由于保存技术问题,最后的十几分钟只有声音而没有相应的画面,后人为这十几分钟配上了剧照,让大家在尾声中回味影版《玫瑰骑士》的魅力。

  在影片播放后的交流环节,我院音乐学家刘经树教授表达了他的观后感。他认为,在默片《玫瑰骑士》中,与歌剧原作相比,施特劳斯的电影配乐更多地与其创作交响诗、也就是音诗的作曲思维相一致?;谎灾?,对施特劳斯而言,为电影配乐并不意味着用电影的剧情来干预音乐的创作或改编,从而令音乐成为剧情的“摹写”。相反,尽管他根据电影重新整理了配乐,新的电影音乐却成为不依附于电影剧情存在的——用 19 世纪音乐美学的话讲——自在、自足的音乐作品,依然是一部19 世纪音乐范式之下的独立音乐。

 

    文:贾琪

  图:毛羽

   

  • 相关附件:
  • 相关链接: